娛樂業IP的擴散和明星的跨界,會成為“新常態”嗎?

圖片說明:2015年12月21日,北京,電影《惡棍天使》首映紅毯儀式,鹿晗。

網絡文學的IP進軍電影和游戲雖已是流水作業,但影視和娛樂明星跨界的故事越來越新鮮且頻繁。2016會是IP的激烈混戰之年,文藝載體的市場邊界會被進一步打破。賺錢的地方競爭會愈演愈烈,比如電影院線和影視版權,各路IP都會殺進來;即使不賺錢的地方,強IP依然能夠破土開荒,比如唱片專輯和音樂直播。

電影院是撈錢的好地方

2015年,《鬼吹燈》衍生出了兩部院線電影,《萬萬沒想到》也終于從網絡視頻網站走進了院線,開心麻花團隊在《夏洛特煩惱》之后也產出了第二部電影,而《暴走漫畫》的王尼瑪也是坐不住了,2016年會有更多IP跨界的電影在孕育。電影院是撈錢的好地方,成了IP市場競爭的決戰之巔。

游戲售賣的營收越來越不重要了

2015年,經典的RPG游戲“仙劍”系列,除了在發布了PC游戲新作《仙劍奇俠傳六》之外,也在視頻網站推出了網絡劇《仙劍客棧》,相關的手機游戲也發行了多款。“仙劍”的電視劇蓄積待時已是必然,而根據反饋不錯的音樂會也可能在新的一年內遍地開花,畢竟主題曲《蝶戀》的受歡迎程度是能企及久石?讓的《天空之城》的,游戲售賣的營收越來越不重要了,做紅IP成了發展內容產業至關重要的落腳點,IP變現的口徑會越來越寬。

打造內容IP的商業化標準模式是什么?

在電影、游戲和周邊之外,內容作品的IP也有了更多出路,“吾皇萬歲”的形象已是東方銀座商場的標志性伙伴了,加菲貓的形象早就登陸了微信的收費表情包。優質內容IP的發揮空間將不會限定在是線上或線下,“吳曉波頻道”連接各地的咖啡館做起了書友會;“羅輯思維”從早期的視頻脫口秀和微信公共號,衍生出了具有標簽化的社群會員、常態的圖書出版品牌和用戶朝圣般的跨年演講。單點突破然后再齊頭并進,已是打造內容IP的商業化標準模式。

明星的IP跨界尺度會更加夸張

內容作品IP的擴散會超出想象,而明星的IP跨界尺度也會更加夸張。歌手汪峰做耳機,這與羅永浩老師做手機如出一轍,明星IP背書做事一般都能領先對手幾分。文娛明星跨界到科技和投資界也會是新的趨勢。Star VC的出現,就是在把明星的光環照射到更多的商業領域。IP的強度本身就是流量和關注度的體現,而市場的消費者容量是固定的,跨界不但能利用已有的影響力在重合用戶群體中掘進,同時也能在新領域中推廣和強化IP本身。

內容作品和明星的IP之爭,不再是多個領域的各自為戰,而是陪伴消費者與融進消費者生活常態的領地之爭。在強IP的影響之下,甚至能創造原本領域之外的新可能,比如鹿晗發了新唱片專輯,在內地的戰績能甩掉張學友和Adele幾條街,他的IP不只對電影《我是證人》的票房有拉動的作用,即使在萎靡的唱片市場之中,也能在短期內創造出幾萬張的出色表現。

2016年,IP故事會被炒得更加火熱,如果期待鹿晗成為籃球明星,那就是所謂的IP泡沫;但那些符合邏輯的IP故事依然擁有充足的想象力,只要跨界前后的兩個領域有足夠受眾的重合度和既有優勢的協同,比如鹿晗率領一支生活用品的品牌,就會輕松地踩中他既有粉絲群體的需求。